什么都没有

emmmmmmm

请勿二传二改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【裴沈】色厉内荏

只想开车

“沈大人睡了吗?”
裴纶小心翼翼的蹭了过去,他戳了戳沈炼的面颊,说道:“我睡不着”
沈炼阖着双眼,长睫在幽暗的月光下映出两道残影微微闪了闪,如同孤鸟掠过飘落的羽毛。
裴纶知道他醒着,只是懒得搭理自己,他也不生气,得寸进尺的开始扯沈炼的被子开始往里钻,这回沈炼装不下去了,他一把揪住自己的被子,转过头疑惑的瞪着裴纶。
你干嘛?
裴纶从沈炼的眼神里解读出了这个信息,他没心没肺的做了个委屈的表情说道:“我冷”
沈炼挑了挑眉,示意他冷就回去抱着被子睡觉,裴纶耍赖的摇了摇头,被子哪有你舒服。
“沈大人,你想跟我上床吗?”
“……”
有一瞬间,裴纶从沈炼脸上见到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,简直可以用精彩来形容,沈炼艰难的滚了滚喉结,看裴纶的眼神像是在看疯子。
其实这话说出口裴纶自己也有点惊讶,他本来想委婉点,可他看着沈炼的眼睛,心里像烧着一团火,这话就从他嘴巴里不受控制的溜了出来。
他们就这么沉默的对视了一会,裴纶见沈炼那个呆滞的态度既不像答应,也不像拒绝,那他就乐观的当做同意了,他伸手去解沈炼的腰带,被沈炼甩开,他用眼神警告的瞪了裴纶一眼,这回裴纶发现出他的异样了,沈炼为什么不说话?
“沈大人,你怎么了?哑巴啦”裴纶故意放大音量,果然,沈炼反应激烈的上来捂他的嘴巴。
“@#¥%&”
沈炼松开手。
“沈大人,我想操你”
“……”
“要不你操我也行”
“……”
“算了,这种体力活怎么能麻烦你呢,还是我……”
“你有病!”沈炼忍无可忍的骂道。
“嗯~”背对着他们的人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呓语,还在推搡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,沈炼更是噤若寒蝉,他浑身僵直的愣在原地,任由裴纶解开他的衣服,连呼吸的速度都慢了下来。
“我说沈大人,你可千万小声点,咱俩现在这模样,要是把人家姑娘吵醒了,多不好”
沈炼这回都不敢说话,眼中射出两道寒光,伸手掐住裴纶的脖子微微收紧,看着颇有几分沈百户威胁人的模样。
裴纶躲也不躲,手下不停,他是什么人呐,沈大人色厉内荏,他知道的。
“要么你就掐死你,要么你就从了我,都在你”裴纶歪了歪脑袋,体贴的说道
沈炼半闭着眼睛,眼球在薄弱的眼皮下不安的滚动,看起来三分委屈,七分带煞,显出几分挣扎的模样。
“要不这样,我就蹭蹭”
裴纶退而求其次,效果却不太好,沈炼咬牙切齿的瞪着他,另一只手在身侧攥紧。他感觉到手心传来的刺痛,烦躁的心竟然慢慢平息下来,很快,他的手便被温柔而珍惜的掰开,裴纶的声音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。
“别生气沈炼,逗你玩呢,我稀罕你,绝不让你做你愿意做的事,我就想抱抱你”
裴纶果然只是抱着他,他们缩在一床被子下,沈炼的呼吸声均匀的从身边传来,裴纶睁着眼睛,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俩,他们挨得很近,鼻尖碰到一起,一丝异样的感觉像是通电般传遍四肢百骸,裴纶的呼吸陡然沉重,心跳如鼓,小心翼翼的向沈炼凑近。
一道闪电撕开漆黑的夜幕,将破败的小庙映得如同白昼 沈炼蓦地睁开双眼,他看着裴纶近在咫尺的脸,喉咙里发出一声仿佛叹息的喟叹,轻轻吻上裴纶冰凉的嘴唇。

下一张应该能发车了

【Lollipop Luxury】苏张先生的一百种方法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527078
(((o(*゚▽゚*)o)))

用tvb方式打开人义之《汉东风暴》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0098096

磕到迷幻,高祁真的好适合无心害你这首歌

今天高祁糖磕到牙疼,且磕且珍惜吧

那时我们有梦,
关于理想,关于爱情,
关于一步一步奋斗的坚持。
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
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

改一改觉得和厅长完美契合